袁德被诬告案将何去何从? - 名企 - 科技网
设为首页 头部信息

袁德被诬告案将何去何从?

2015-02-03 15:16:00 来源:消费日报网

  近日,本报接到内蒙古自治区兴和县城关镇人袁德的强烈举报,反映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亚莉为了逃避袁德的债务,以非法手段捏造事实对袁德进行诬告陷害,更没想到的是冯亚莉的诬告材料还得到大同市个别领导的批示,将袁德治罪以达到赖账的目的。袁德为了能够依法还自己一个公平公正,无奈之下求助媒体,希望引起有关部门重视查处纠正此事,同时恳请社会各界予以关注!

  被冯亚丽忽悠,诚信到大同做生意反遭欺骗赖账

  袁德说,我在2011年初通过北京的一位朋友认识了冯亚莉,她说他们的公司在大同买了个站台,让我去供煤往港口发煤,保证我挣几个亿。我当时在北京做廊坊的煤炭生意,每年能收入一千万到两千多万元,已经给廊坊供煤快二十多年了。我听了她和她男人周宾的忽悠,把北京和廊坊的生意全部放弃。

  在2011年的3月份带了三千多万元,到了大同和她们签合同供煤。冯亚莉让我付给她一百万保证金,我把合同签了又付了保证金后开始供煤。当时供煤是我初次来大同做,不了解这边的情况,我和中能源大同南郊区塔山集运站签的合同是一票(增值税一票)结算。我送煤送到十多万吨的时候,他们提要四票(增值税、基金、准销、运费)四票结算,不然不给钱。我当时送煤时只算计一票结算,利润能看到每吨二十多元,没想到他们多出基金票32元/吨,准销票7元/吨,运输票7元/吨这样计算,他们逼着开发票。我计算每吨赔50元,这样他们就扣了煤款500多万元,我当时不干了,回北京后他俩又找我谈,说兄弟眼光放长远一点别看眼前我们会让你挣大钱的。后来又重补合同来大同继续给他们供煤,一直做到元月底的时候,他们的资金就付不了啦,我多次回北京找她,每次去单位约好几点见面,可去了不见面等到夜里几点,再约到她家门口希尔顿大酒店见面,请他们吃宵夜,这样有五、六次,后来就又躲着不和我见面。

  当时欠我二千伍百多万。一直到九月份她又找到我说:兄弟,我们收了港口客户的预付款人家逼着要煤,你就帮大姐一忙,我马上给你结账,没办法后来我又来大同给他们供煤。在十月份供到伍万多吨的时候,又找茬说煤的质量有问题扣住伍佰多万元又不给我结账了。

  我回北京到中能源后,看到深圳发展银行的人员在她那里追要贷款三亿元,那几个人在单位等了她一天,她没敢回公司我也没有见到她。后来她又让业务科联系别的供煤商给他们供煤。当时我一想让郝文学去给他们签合同供煤(因为他们已收了港口客户的预付款,怕人家告她她才急着找煤),当时郝文学和他们签合同供煤时,资金结的很快,可就是不给我公司的钱。后来快年底了,我急了就不让他们装火车,就这样逼着要账她就开始恨我了。

  见不继续中招,便官商勾结设局陷害抓捕受害人

  袁德说,到了2012年我多次找她要钱她都躲着我,后来好不容易找到她见了一面,又让我给她开增值税票2400万,说开完票就付你钱,我把票也给他们开了,但还是不给钱,又说把站台包给我,我又相信了她。过几天又提出和我借七百万元急用,她说弟弟再帮我一次吧,把钱打在她哥天津一家投资公司账上,她把投资公司的开户行和账号用短信发给了我,我考虑她一次次的忽悠我,我就没给她打款,这样她欠我的钱也就不给了,就从她们账面上找毛病,和南郊区公安局长赵武官联合起来弄我。

  先把郝文学抓进了看守所,以私刻公章罪关了5个月。在这其间赵武官几次通过别人找我见面,第一次见面赵武官约我在大同明堂饭店吃饭,他还带了五六个女的和我一起喝酒,喝完了酒赵武官说:袁德,给我160万我力保你和郝文学没事,第二天在322医院对面我开车给他拿去了50万,第三天又在322医院赵武官家门口给他拿了70万元,都是现金,还差40万元我当时卡上实在没钱了。后来赵武官还说过顺便给你投资两千万做生意,有我保护谁敢弄你,你每年给我一千万。

  到了八月十五他又让我给他买一箱黄金叶烟(价值5万元)和1573酒一箱,他司机拉走的。就这样赵武官说了不算,算了不说的忽悠我。到快过年了,连我的.也不接了,过了年后我才知道把我上了公安网了。我又找他,他说:冯亚莉找我,让我抓你,还说别看你在网上,我不会让人抓你的,放心吧这是应付冯亚莉的。哪想到他们早就联合起来害我。

  就在2013年8月17日,我正在朔州发煤。朔州公安局把我抓住,下午赵武官手下重案队队长乔瑾从朔州把我带回大同南郊区公安局,乔瑾和我说没事的就走走过程(因乔瑾在2012年到内蒙古兴和县税务局查账时向税务局长赵俊峰要了10万好处,赵俊峰给我打的.,我给赵俊峰打过去10万,赵俊峰给了乔队)所以乔瑾对我还可以。

  到底谁是无辜,谁在犯罪,谁又在保护犯罪?

  没想到第二天把我送进了看守所,是以私刻公章的罪名,在看守所呆了38天。9月23日检察院因证据不足不予批捕打回公安局,晚上9点多,把我从看守所放出来带到南郊区回去村派出所,又给我办了指定监视居住,第二天又把我带到晋北宾馆三楼最靠里的一间房,他让我出钱开了一间客房,冯亚莉派人和公安局一共开了4间房。当天他们4间房中有一间房门口安装了监控专门对着我的房间监视我,还雇用了7、8个身上纹着纹身的社会流氓。派出所安排了4个班,一班3个人24小时来监视我,我没有一点自由。

  就这样监视居住了3个月之久,因为我患有心脏病、冠心病、高血压和痛风我就申请他们带我到医院看病,当时检查结果是高压210低压130,就这样还不让我住院。后来我老婆多次去找赵武官申请住院还是不行。过了几天又去医院看,我血压还是很高,脚也痛的下不了床,我老婆又找赵武官再次申请才让我住了大同五医院。赵武官还跟我老婆说你们不要再找别人,你们要闹的话我挖地三尺也会找你们的事儿。

  在我监视居住期间,赵武官又派出多名警察上我站台抓我的会计和工人,把我的所有账目全部拿走,又给我定了虚开增值税发票和非法经营罪。后来在大年的腊月二十八,也就是阳历的1月28日赵振中给我打.说赵武官要和你见面,那天上午在北都大酒店的二楼茶馆和赵武官见的面,当时赵振中把我的上衣和拖鞋都查了一遍,怕我的身上有监听器,又把我的手机也一块拿走才和我谈的话。赵武官说:兄弟这不是我要害你,是上面省长李小鹏压下来的哥也没有办法,哥虽然拿你钱,确实我不想害你,现在抓你也是走走过场,哥还会帮你的,你明天写个申请就说你妈有病,先把手续办一下,我给批准了你就可以回家好好过个年,等过了十五再说。赵武官又说监视居住半年,到了3月23日案子就自动解除了,你要不相信哥把拿你的钱给你加倍退回去。谈完后他说你先不要下楼他说完后就先下楼走了。我回医院就联系家里找我妈的病例和住院手续,上午赵武官派下面两个人和我一起拿着我妈的病例去办的手续。快中午时让我到经侦队说陈局要找我谈话,我到了以后陈局没说几句话就拿出逮捕证说:你犯了非法经营,虚开发票罪已被逮捕,当时我就出了一身冷汗,我还以为可以回家过年了(因第二天就是大年)我当时就说我没有虚开发票也没有非法经营,他俩不让我说话,就给我强行带上手铐送到了看守所,我家人还以为我要回家了,没想到我都被送进了看守所,我家人的心情是可想而知了。我无法形容家里人当时的心情…..

  从一开始到现在,我在看守所呆了快一年了,他们先后从公安局到检察院,又从检察院到公安局,又从公安局到市中院共几个来回。2015年1月15日,直到今天我都不敢相信法院会给我这个无辜的的人下判决书,(2014)南刑初字第146号《山西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判了十年。我万万没有想到,有罪之人逍遥法外,无辜之人反遭陷害被判刑入狱。

  错判,是向专家挑战还是向国家法律的公正宣战?

  当事人说:袁德一案,是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亚莉为了逃避袁德的债务,捏造事实对袁德进行诬告,并治罪以达到赖账的目的。冯亚莉以袁德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经公安部门查实都不成立,由于冯亚莉的诬告材料得到大同市长李俊明,副市长刘振国,市公安局长王武道的批示,公安多次变换罪名调查,后按虚开增值发票罪报检察院,检察院起诉到法院,最后判无辜的人十年有期徒刑。

  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区分局由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曾两次被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2014年9月3日《袁德非法经营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也充分说明了袁德不构成非法经营罪、虚开增值专用发票罪。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袁德非法经营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部分截图

  袁德没有偷税漏税,何来的增值发票犯罪,偷税漏税应由税务部门查实移交司法部门,陈兴良等法学教授专家已论证不构成犯罪,仍然要错判,是向专家挑战还是向法律的公正宣战?

  公开勒索、违法办案,在领导的批示下大做文章

  当事人反映:本案起因是个别大同市领被别有居心的中能源燃料公司拉拢蒙蔽利用,充当了非法利益的保护伞。袁德于2013年8月17日被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区分局以涉嫌伪造公司印章罪、非法经营罪刑事拘留。2013年9月15日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区分局向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检察院提请逮捕,2013年9月22日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检察院审查后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理由不批准逮捕。

  2013年11月25日大同市市长李俊明批示:“请振国同志查阅。”刘振国副市长批示:“请市公安局王局长依法查处。”2013年12月2日大同市公安局王武道局长批示“请某某局长了解案情,协调法制,南郊分局办理。”

  

点击浏览下一页

 

  

点击浏览下一页

 

  (图)大同市市长李俊明、副市长刘振国、公安局局长王武道等有关领导批示截图

  2014年1月16日,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区分局以袁德涉嫌非法经营罪向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检察院提请逮捕,在公安局的强大压力下,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检察院以袁德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罪批准逮捕。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区分局由于证据不足,曾被大同市南郊区人民检察院两次退回补充侦查。

  2014年1月26日,南郊区公安局领导在某茶楼约谈袁德,提出让袁德再出1000万元人民币,他负责协调袁德案件。袁德拒绝。3天后(也就是1月29日),袁德被正式批捕。

  程序上多次严重违法,行政干预。刑事正当、正义是确保公民不被非法追究的根本。如果虚开增值发票罪成立根据发票的数额应该大同法院一审,不应该南郊区一审,目的是想把无辜者啪死在大同。

  我和冯亚莉有真实的业务来往,为了讨回债务,不管从哪里开增值发票,都向国家交了税,我的债务本来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然而却反遭陷害。 而冯亚莉坑民、骗国家的税,逃避巨额债务。不但不受到任何处理,还有国家工作人员为冯亚莉逃避巨额债务做帮凶。

  2011年11月30日,天涯社区、中华论坛网等网站刊登一篇名为《浑源县公安局长不顾领导批示疯狂跨省迫害黑龙江无辜企业》的稿子,其主要内容是说,山西省浑源县公安局局长赵武官收受巨额贿赂,插手经济纠纷,以涉嫌合同诈骗罪为由,将“盛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清宇列为刑拘在逃人员,在全国公安网上进行悬赏缉拿,滥用国家公权力,将上网通辑合法公民作为自己非法敛财的手段等相关情况在网上疯。然而就在2014年9月26、27、28、29、30日赵武官先后请人到处发帖子转帖子,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为何要在自己脸上贴金?

  当事人内心的委屈无助及无奈的诉求

  袁德说,我带上3000多万本钱来大同给冯亚莉供煤,赔了这么多钱,冯亚莉除了不还我钱,还利用她在北京的关系与大同政府的公、检、法合起来往死里整我,这还有天理吗?习主席在十八大四中全会的精神都体现在哪里了?

  我要是真有罪,犯下的就认了。可这案子是什么罪竟然定我虚开发票,那么开票的单位和用票的单位怎么一个人也没有抓进来,一个也没有被判刑!要说我犯罪是真的那他们不也犯罪了?我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偷税也没有漏税,更没有非法拿一分钱,也没有造成任何后果。而冯亚莉又是欠款又是把发票抵扣,为什么没有人过问?反而把我害成这样。怎么就没人查冯亚莉呢?据我所知,她利用上边的关系欠上海绿地就二十多个亿,唐山开滦集团也几十个亿,还有银行几个亿,为什么就没人去查她!难道司法部门就没人过问她的事?

  在2013年初我通过和朋友借款还有用房产抵押贷款共1.8亿到朔州包站洗煤厂,准备好好干点事,把损失往回补一下,没想到让公安局长赵武官把我害成这样。现在存的二十多万吨煤也不知丢了多少,包站台的费用都赔了进去,别人欠我的钱也没法要回来,我欠别人的钱都通过法院和我要。现在又判了我十年,我在北京和廊坊奋斗了二十多年的积蓄,现在都要赔在这里了,这是要害我到家破人亡了。我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依靠法律来维护我的权益了。

  我要上诉,我要把我所有的不满都说出来,把这一年多来我在看守所里所看到的和体会到的以及想的都要说出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请求查处:1、冯亚莉的所作所为及骗人的行径并欠我一千七百多万元。2、公安局长赵武官的骗人行径及所作所为。3、公安局长赵武官和我吃饭时的所作所为并有.录音。4、重案队长乔瑾收受10万元。同时请求上级政府能够异地审理此案,使呼格吉勒图的悲剧不再重演,还我一个公正,还国家依法治国一个正道。

  综上所述,大同市公安局南郊区分局个别领导为达到个人的私利,不惜动用国家机器,滥用司法权力依然铤而走险,冒天下之大不韪,纵容袒护罪大恶极的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亚莉,使其兴风作浪,捏造事实对袁德进行诬告、陷害,错判给袁德给一家以及和袁德有业务关系所有经营者都带来损失,严重扰乱市场经济秩序,比贪污行贿受贿给社会带来的坏影响后果更严重,更给袁德一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当前,习近平主席“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那么上级有关领导将如何处理大同市某些领导与中能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亚莉等人联合对袁德等人进行诬告、陷害一案,本报将拭目以待!

  法律链接:

  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诬告陷害罪】 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犯前款罪的,从重处罚。

  来源:http://sye.xfrb.com.cn/newsf/2015/02/03/14229369184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