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维权? “三线整治”与第三方公司的网络博弈 - 发现 - 科技网
设为首页 头部信息

如何维权? “三线整治”与第三方公司的网络博弈

2017-03-10 16:58:42 来源:中国社区网

  1. 断网

  

 

  做皮革材料生意的谢先生老家是梅州人,在白云区鹤边村租厂房做生意已有10几年。近年来,随着淘宝网店等的兴起,鹤边村这个典型的广州市城中村聚集了数不清的小工厂、小作坊,聚集了数万名在此务工的外地人。

  这些主供淘宝网店的小工厂、小作坊,同样养活着像谢先生这样的辅料店。遍布城中村狭窄街巷之上的那一条条网线,是他们和外界的主要联系方式:白天接单、下单,晚上,网络同样是他们蜗居城中村出租屋排遣冷清寂寞的依赖。

  “以前城中村网线的确是够乱的,做小私网的也很多,街巷头顶上到处是飞线。”谢先生称,2016年5月份,村委会和街道办宣传搞“三线整治”。“当时说的很好,线路整改,光纤变铜缆,网速要提速,资费要降低。”

  2016年11月,村里“三线整改”开始动作,谢先生突然觉得不对劲了:“新的网线还没铺,之前的网线就全给剪了,村里一片一片全断网了。”

  没了网络,这些主要依靠网络下单的工厂店铺全傻眼了。在往年,年底正是接单出货的高峰期。第一次体会到跟外边和其他网络用户一样,只得一遍遍给网络运营商打电话,催促其快点恢复网络。

  然而这一次,和之前网络报障不一样,不管谢先生如何催促,网线就是恢复不了。“拖了我两三个月,电话不知打了多少个,打他们客服,刚开始还说在安排,打到最后,客服才告诉我,他们的网线‘三线整改’之后进不了村了,网线恢复不了了!”

  据了解,整个鹤边村,接入网线的用户高达近6万户。在鹤边村,租户为省钱,很多人选择几个人合伙拉进一条网线,或者接进村里别人拉的小私网,一个月花三几十块钱,凑合着用。

  因为要做生意,谢先生所在材料店申请的是一家正规公司50M两年的套餐,一年费用是近1300元,这在鹤边村算是“豪华套餐”了。令谢先生始料未及的是,这么一家“大公司”,整改中网线竟然也没能进村,像谢先生一样被断网。

  因为还有1年多的网线合同未到期,谢先生一度还给广州市工商局、广州市市长热线打电话、发邮件投诉,结果都不了了之,“连未到期的网费都拿不回来。”

  2.涨价

  生意还得做,没有网络的城中村生活同样不可想象。2017年1月份,鹤边村在经历断网之痛3个时间之后,网线整改终于完成,漂亮的钢绞线和被捆扎成束的缆线代替了以往凌乱的飞线,同样被根本性改变的,还有鹤边村的网络服务消费市场。

  

 

  谢先生等租户被告知,整改之后的鹤边村只有3家网络运营商的网线进了村,其中并不包括谢先生之前购买服务的那家。那些城中村租客曾经耳熟能详的网络运营商,如同整改之前街巷头顶乱穿的网线,如同曾经遍布城中村的大大小小的小私网公司,全都消失不见。

  想要回到有网络的现代社会,就要重新申请安装网线。和网线整改之前不同,租客们也不再直接跟进村的3家网络运营商的人打交道,而是要向村里新成立的一家名字为“织网通讯”的第三方公司申请。

  整改之前的承诺并未得到兑现。在鹤边村,起码网络资费方面就不降反升。“织网通讯”的工作人员告知,全村主推20M一年期套餐,年费820元,用户还要另外花200元购买光猫、缴纳199元安装费。

  作为对比,市区未整改的城中村已经没有20M的套餐了,某运营商50M流量的套餐,两年资费综总和还不到900元。

  “花了1300多,50M整成20M了,资费涨了,网速还整下来了。”谢先生得知,之所以全村主推20M网速的套餐,据说是因为第三方公司不想让租户像之前那样“凑份子”使用。

  “20M流量的网线,再从一个路由器分出几根线,那个网速就完全跑不起来了。”但是花1300多元装一条专线,对于大多数城中村做工的租户来说,却过于“奢侈”了,网络提价之后,城中村的夜晚注定更加寂寞难熬。

  

 

  更加离谱的是,刚刚新装上网线的谢先生等租户发现,给他们提供服务的公司又换了:“织网通讯”将村里的网络运营权专卖给了鹤边村另外一个老板,村里不仅有“第三方公司”,现在连“第四方公司”都出来了,作为临时搭建的新公司,客户网线报装和保障服务完全跟不上。

  “报装一个网线,1个星期算是快的。”然而租户们却再也不敢像对待先前的网络运营商那样跟村里的公司交涉了,“谁都知道‘智网科技’的老板是村书记的人,惹火了村干部,不要想在村里待下去了。”

  3.“村寨经济”

  在白云区槎龙村,因“三线整改”遭遇断网之痛的还有开药房的丘先生。和村里一些专供淘宝店的工厂作坊一样,丘先生业务中也要

  依赖网络,“三线整改”未铺先剪,药店同样因为断网大受影响。2016年4月份,槎龙村“三线整改”开始剪线,等到恢复网线,已经是半年之后的2016年10月份。

  

 

  和鹤边村不一样,丘先生并未更换网络运营商,却被告知,新办业务网费涨价了。“50M套餐的年费,之前是980元,以后再办要1180元了,每年要多交200元。运营商给出的理由是,网线重新进村每年要给第三方公司很多钱,成本提高了。”

  和鹤边村相似,该村主推业务也是一年期20M套餐,该村第三方公司“嘉通软件公司”的理由同样是“不想让租户共用网线”。

  

 

  2015年下半年开始,“三线整改”在广州各城中村全面铺开。省市政府投入巨资大力改造网络基础设施,几大网络运营商竞逐城中村市场的竞争局面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几十上百个由各城中村村干部把持的名堂各异的“第三方公司”,大多数网络运营商被以各种理由挡在了城中村市场之外,扔下以百万计的存量客户。

  2016年“3.15”期间,广东省消委会统计,广州市城中村因“三线整改”断网之后网线不能恢复,成为受理的投诉热点。部分网络运营商的名单上了2016年“315”消费者投诉排行榜单、被媒体多次以“断网拒不理赔”等理由曝光,问题大都能够从“第三方公司”垄断、分割城中村网络运营市场这一现象中找到根源。

  市场经济的一大特征就是开放统一。有分析认为,“第三方公司”事实上是一种“村寨经济”,本质上是在搞非法垄断、限制竞争,由此滋生出来的种种问题,有关部门不能不加以正视, 如不及时制止,“村寨经济”未来或在城中村中其他经济领域进一步滋生。

  更加严重的是,如果任由“第三方公司”肆意分割垄断市场,“数字广州”战略必将深受影响,广州市在“光纤城市”建设方面将会继续落后,增强城市竞争力的努力也将大打折扣。